不否認,我寫得盡是些風花雪月

也承認,想念呀就好像一粒粒的鹽

我們越想呀,是會越鹹的...

------------

年紀越大才發現原來真有毛大仙這件事〈以前我還真的不那麼以為意〉

現在的我,相信毛大仙的存在就像我相信河童《的確存在》一樣

過去的我很幸運

身邊一直有個毛大仙守護著

他有著好圓好圓的眼睛,我很想描述他的眼神

可惜國語文造詣不好的我,至今還是無法去表述他那特別渾圓逗趣的眼珠與表情

毛大仙有張鐵口,回想起來我的很多事都被他說中,且破題神準到離奇

毛大仙知道我好多的適合與不適應,不聽話的我,的確雞飛狗跳地活著

毛大仙知道我潛藏的特質,我想這輩子很難再有人能看見

毛大仙看得到我不同別人的灰亮之處,所謂我最迷人的時候就是像塊毛玻璃的時候

毛大仙老早就說過:我適合當個幸福肥滿包租婆,只是已到了[過了這村也沒那個廟的年紀]

包租公我是沒遇到,但我承認我應該真的很適合當個有人疼的包租婆

我可以想像自己穿著浴袍,捲著髮捲,擦著紅色指甲,偶爾任性,發表一下詩篇的搞笑樣兒

--------------------

其實,我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

我只知道我想你了

算了

謝謝你記得我曾說過,喜歡一個人就是幫他去巷口買瓶醬油都願意

畢竟也過了快20年了,我也漸漸到了不適合沾太多醬油的年紀

現在的我喜歡一個人

只能化成說不出口的想念

就像是一粒粒的鹽

還真的越想還越鹹呢!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火星人愛麗絲 的頭像
火星人愛麗絲

愛麗絲的茅坑

火星人愛麗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