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雖這麼說,要「把感覺到的事,腦子裡浮現的東西,隨心所欲自由自在地寫」,可不像嘴巴說的那麼容易。真的,這是村上春樹先生在覺得自己會成為小說家的時候所說的話,也是我在寫東西時深刻的感受……就像我還是不大會寫標題一樣,索性就給整段字都變成我的標題吧~反正這是我的茅坑....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我是一個很在乎自己有沒有私領域的人

對於人事物的好惡也是極為分明

但是這尺度在哪兒,一般常人無法理解

因為連我都抓不準

加上相對於其他人,自認為對各種事件的接受深度與同理心極高的我(我不知道這是優點還是缺點),如此造成的矛盾情緒,常把我自己折騰地不大好受

就像我很想要有自己的空間,可是每當我想要有自己的空間時,總會有人想要敲門,且很多理由通常是我無法拒絕的……

為了去協調自己不大好受的情緒,隨著年紀與經驗,我發現舞蹈是種好方法!

與其一個人用腦袋瓜與"這坨"撞個頭破血流你死我活,我決定做個主動並優雅地的舞者。

有風度地伸出我的雙手,牽著"這坨"(雖然剛開始怎麼看"這坨"都有點討人厭),伴著漫天飛揚的情緒背景,就這樣與我的"這坨",One Two One Two...

剛開始也許找不到彼此的節奏,雞飛狗跳互踩對方的腳

但我相信因為我的誠意,慢慢可以與"這坨"磨合出一種默契,找到此時最適合的舞步,

像是今晚.......

我才剛與"這坨""從不惶多讓的恰恰一路轉到暈頭轉向的華爾滋…現在正牽著手街頭漫步了呢

(可以的話,記得看到這裡聽一下這首伍迪艾倫的Mid Night in Paris的歌,你也可以想像一下我們跳得多可愛了)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今日的茅坑小記【2016.01.12 Tuesday】

毫無預警染上腸胃型感冒的我,連續胃悶胃燒腸躁了兩天,也趕流行發了一晚的燒,現在已經好多了,因為開始有了想吃東西的慾望,第一個腦袋浮現的是白胖胖的高麗菜水餃,配著烏醋的醬汁,只是吃完不到一小時就吐了,接著又不自主地打著巨大又深沉的嗝,聽著那種打嗝聲,讓我愈發想笑,因為超像是日本鬼怪卡通裡的怪獸,打完還會接著有屁聲,雖然不臭,但是一個女孩人家,能夠這麼不避嫌又清楚的敘述自己的身體反應,多少還是有點尷尬……

然後,生病的下午,我也做了一個夢,做夢一點都不稀奇,但是今天夢裡的影像竟然能像抽屜一樣打開,我能自己選擇等等要進入哪一層夢耶,蠻興奮的,可惜我畫不出來….

還有還有, 一直想跟你說,那天回到家我以為是家裡的房務系統出錯了,怎麼茅坑的床單被換了,且上面還有兩顆好蓬好蓬的胖胖枕頭躺在那兒,床頭櫃還躺著一副老花眼鏡,我納悶了一會兒,且再走去其他房間,發現有我的畫像,還有幾張夠人想念的黑白照片......這些發生在房間內小小的搬動,看著看著......我笑了!原來我的浪漫真的不是送花呀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火星人愛麗絲 的頭像
火星人愛麗絲

愛麗絲的茅坑

火星人愛麗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